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子

嗜欲深者其天机浅!---庄子

 
 
 

日志

 
 

关于学校  

2010-12-08 20: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学校

      文 勇

中国的学校,尤其是大学近年来刮起一股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我们以为社会对学校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这是不了解学校特点的愚昧,再加上无耻的利益驱动的结果。莎士比亚说:“把我关在果核里,我仍然是王!”我们的校长们真的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屋子里高喊“全国一流”“世界知名”!

我们害怕教育的失败,我们不愿意承认教育是我们最大的失败!我们实际上连教育的方向都没有找着,我们害怕讨论教育的目的,因为我们人为地规定了目的,比如“培养接班人”,不说别的,仅仅从字面上看这就是典型的封建观念!现代教育观念认为“学校教育首先要解放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与自由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神,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穿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教育机构天经地义地应该将人文精神放在首位!人文精神塑造人文品格,人文品格的核心是形成人文关切,它包括:1.对生命及个人独特价值的尊重;2.对自然及文化优秀传统的关怀;3.对人与文化的整体性的认同;4.对不同观念(只要它具有可以说明的合理性)的宽容;5.对群体合作生活的真诚态度。文明观念进入意识层面只是学问,进入无意识层面才是教养,一个没有人文关切与教养的社会环境会使人活得疲惫、焦虑和无趣。但我们的学校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牢牢钳制了我们的自由精神与主题意识,我们的学生“成绩上去了,身体搞垮了”“大学考上了,神经错乱了!”比比皆是。据一份调查资料显示,现在中国的中学教师百分之七十存在程度不同的精神病。美国耶鲁大学前任校长施密德特痛心地讥讽我们的大学:“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了一切”。

今天,在教育成为国家之间的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时刻,我们的学校失去了重点,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贯保持的传统,失去了人文本质,课程价值严重流失,效率极其低下,教育变成全社会最大的浪费。

教育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社会分层,也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

我们对知识的理解有误,蒙田说过:“世界上存在两种不同类型的无知,粗浅的无知存在于知识之前,博学的无知存在于知识之后。”为什么博学而又无知呢?这里有奥妙,知识是外在于你的东西,是材料、是工具,是可以量化的知道,必须让知识进入认知主体,渗透进人的生活与行为当中,才能称为素养。所谓人文素养是在广泛涉猎了文、史、哲之后,更深一层认识到,这些人文之“学”到最后都有一个终极的关怀,对“人”的关怀。脱离了对大写的“人”的关怀,脱离了伟大的情感与丰富的智慧,你只能有人文知识,只具备工具书的价值,不能叫作有人文素养。现在有大批教师有知识,论文化,情况很可怕。美国教育专家来上海考察教育,在临走时问了一个惊人的问题:“你们的中小学,如果丢掉了层层考试,老师还能教书吗?”

应试教育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塑造了国民的畸形人格,这种“应试教育综合症”患者的主要特征为:喜欢他人强迫,“自虐而非自信”、“自残而非自主”、“自戕而非自尊”。这种教育不仅把学生变成滑稽可笑的考试动物,而且对未来民主制度的建构,形成了最大的威胁。它是中国传统的顽固的官僚主义综合症的一部分!

人类文明的基石是同情、关爱、团结与互助!而现代教育的基本立意是基于商业社会的竞争,它将竞争意识作为根本理念强行灌输给每一个幼稚纯洁的心灵,强烈刺激了人性中贪婪、占有、甚至欺诈与掠夺等等邪恶成分,从本质上讲,现代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反教育反文化的!它还建立了一套套严格的反社会反文化的训练方法,就连幼稚园也以公布考试分数来激励学生,这是十足的野蛮!这种教育制度极大地鼓励了学生幸灾乐祸的心态,培养出来的学生绝不会真诚地欣赏别人的成就,只喜欢看到别人被比下去,他们之间根本无法真诚的合作!

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曾说过:“我出生在苦难的年代,却有着幸福的童年,现在的孩子出生在幸福的年代,却过着苦难的童年!”

“对善与恶的无知是人类生活中最大的动乱因素!”(西塞罗语)我们必须用文明人的好奇心去接受知识,根本无需回答它是否对公共事业有用,是否切合实际,是否具备社会价值等,反之我们的教育就严重偏离了“对根本知识的忠诚”。

我们将知识当成教育的全部,这是我们失败的另一个根本原因!

有人统计后得出结论,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术腐败现象司空见惯,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焉有不腐败之理?我们看到大量教学与管理的双重白痴充斥在各级学校行政领导岗位,这是体制制造的直接后果!政学一体,用集团性政治标准衡量学术,是一个民族在文化上最幼稚的表现之一,更是学校腐败的源头,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在教育部门已经彻底落实!

我们的大学还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因为我们“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施密德特说得好:“大学似乎是孕育自由思想并能最终自由表达思想的最糟糕同时又是最理想的场所”,因此,大学“必须充满历史感”,“必须尊重进化的思想”,“同时,它倾向于把智慧,甚至特别的真理当作一种过程及一种倾向,而不当作供奉于密室、与现实正在发生的难题完全隔绝的一种实体”。

洪堡指出:“没有政府,知识工作一定会进行得更好!”美国斯坦福大学校长卡斯帕尔说:“学术自由意味着超脱于政治。”芝加哥大学校长赫钦斯(Robert M.Hutchins)也指出:“如果一所大学里听不到与众不同的意见,或者它默默无闻地隐没于社会环境中,我们就可以认为这所大学没有尽到它的职责!”想当初开“学术自由”之先河的柏林大学在治校之初就将核心定位为“大学最主要的原则就是尊重自由的学术研究!”是多么具有远见卓识与爱国情怀!

我国当代也出现过优秀的大学校长,比如前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前华中师范大学校长章开源等,章先生就曾经指出:“没有学术自由,只能培养庸才,培养不了具有高度创造力的人才。”可惜现在这样的校长没有了。

学校应该是道德建设的主阵地,但我们的学校本身没有道德!道德服务于政治既是道德的悲哀也是政治的悲哀,当然也是道德的根本性堕落!教育变成政治的佣人,政治成为教育的主题更是民族的灾难之源!捷克哲学家雅恩·帕托切克说了 “道德并不是用来服务社会的,它存在的意义在于让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不应由人按照自己的需求和愿望来定义道德秩序,相反地,应该是道德定义人。”

网上有人说:“三聚氰胺奶粉毒害了我们孩子的身体,垃圾课文更毒害他们的心灵!”

在貌似知识爆炸的时代,蒙昧主义正首先在学校卷土重来!传统意义上的文明正在急剧衰退,其责任大部分在学校。

就个体而言,我们必须获得某种救赎,我们才能真正成人!就社会而言,我们的教育也必须获得某种救赎,才能成为真正的教育!什么时候学校有了让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基本道德,学校就有了开门的资本!

我们活着就仅仅意味着让荒诞活着?

蔡元培先生的伟大理想“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而今安在哉?

1907年,鲁迅呐喊道:“今索诸中国,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有作至诚之声,致吾人于善美刚健者乎?有作温煦之声,援吾人出于荒寒者乎?”

“救救孩子!”

                                                                                             2010、12、8偶成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