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子

嗜欲深者其天机浅!---庄子

 
 
 

日志

 
 

“小悦悦事件”与反道德的社会  

2011-11-08 19:4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悦悦事件”与反道德的社会

                     文 勇

2011年10月13日下午5时30分许,一出惨剧发生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过。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八个路人,竟然对此不闻不问。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并找到她的妈妈。后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在2011年10月21日零时32分死亡。

小悦悦血染大地,大地在滴血!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助人有罪成为一个强烈的社会心理暗示!传统文化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专制阴影部分再一次得到变态的加强!人类作为群居动物必然拥有的“守望相助”“与人为善”的良知底线之堤再次被冷漠私欲的洪水冲毁!以邻为壑、他人即地狱,让人人都成为孤岛,警惕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更吝啬赐予陌生人笑脸,成为人人被迫反复强化的人生信条!于是乎,我们人人都有了成为小悦悦的可能。多么恐怖的现实!?本月初,武汉一的士司机拒载被路人扶起的晕厥老人,仔细辨认发现竟是自己的岳父,于是当街自扇耳光。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那么多的路人对小悦悦不约而同地冷血,实际上足以证明,这个社会至少在特定场景和特定时间里,许多人已经认可了甚至践行着冷冰冰的甚至丛林般野蛮的人际规则。

如此冰冷的社会,仅仅用“道德滑坡”可以解释?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中华民族素来缺乏建设团体的政治智慧与道德智慧,其历史渊源恐怕要追溯到原始先民那里,自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政治格局形成以来,人人被异化为非道德的人就成为基本事实!讽刺与令人费解的是在“自由,民主、平等”的普世价值如此畅行的今天,我们的社会竟然变态的回溯到野蛮时代。有人愤激地说“整个社会弥漫着对反道德的崇拜”“ 人权与道德同义,无人权的道德就是伪道德,反人权就是反道德。”此话不假。

一段时间以来,中华大地的地球居民被强力改造成为崇尚暴力,热衷斗争,“毁灭世界”的革命子孙。我们不信天、不信地、不信佛、不信祖宗,我们是无神论者,仅仅是一堆堆碳水化合物,是一套套被“驯服的工具”,“奴役先于真理,逃避自由成为群氓的生命真实。”我们没有独立人格,没有精神灵性,没有道德底线,没有价值尺度,没有善恶之分,没有是非之别!法国思想家朱利安·班达在《知识分子的背叛》一书中写道:“以绝对君主制为榜样的注重秩序的国家像一座大教堂,其中所有的党派相互隶属,最终服从于一个统治一切的最高主宰。根据这一观念,他们的信徒们相信,为了让大家崇敬那些高雅之士,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永远地陷入地狱之中!”蒂埃里·莫尼耶先生曾经深深地感叹:“道德让法国变得愚蠢!”这话对于当今的中国似乎来得更准确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悦悦死于反道德的道德催生的野蛮社会!

“当一个社会弥漫着同质化的价值观念时,人们就会自然而然的丧失掉判断力。”汉娜·阿伦特的话语似乎在有力的启示我们,失去了自主独立的人格,失去了人权保障的社会,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知是谁,还奢谈什么道德?也许我们该牢记阿克顿勋爵的信条:“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 “愚民的专制使人变成死相!” “自由才是人类文明的最高价值。”在阿克顿看来,没有任何公共目标值得以牺牲个体自由为代价,个体灵魂和精神不能作为工具或牺牲以换取所谓的公共目标。个体自由优先于无所不包的国家利益应该成为公共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原则。知识人物,或者说,人类理性知识的重要使命就是教育人们去理解、追求并获得自由。因此在西方哲人眼里,自由与信仰同时也意味着道德!这样的话语对于中国本土来说是不是空谷足音? 

尼采说得好:“如果我们不能胜任善,善就令我们讨厌。”

 小悦悦的遭遇、南京彭宇案、天津的许云鹤案、三鹿奶粉、地沟油、有毒大米、苏丹红、染色馒头、瘦肉精……

还有更可怕的,针对“小悦悦事件”,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于10月20日下午在广东省委常委会上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用良知的尖刀来深刻解剖自身存在的丑陋,忍住刮骨疗伤的疼痛来唤起社会的警醒与行动。在公众参与下创造扬善惩恶的制度条件和社会环境,努力提升全社会道德水平和每一个人的道德良知,以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这种声音看似愤激并带有良知的反省意识,实则往往变成作秀!因为解决问题的根本不在这里!道德的政治化意味着基本道德的淡化!“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我们担心小悦悦很快就会变成阿Q们模糊的记忆。

就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一个社会的价值引导出了严重问题,要纠正起来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诚实守信受到惩罚、溜须拍马得到鼓励、造假贩假得到利益、谎言满天飞、到处伪崇高!“战士食糟糠,贤者没蒿莱”,违宪可以得到利益,杀人可以得到权力,撒谎可以得到荣耀,腐败可以升官,抢劫(抢国有资产、抢百姓土地)可以发财,“一人造假,全家得利;一人受贿,全家幸福。”那么他给旁观者的经验是什么?社会上多几个流氓犯罪分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全社会蔓延着流氓意识。当卑鄙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并贴上“伟大、崇高”标签的时候,反道德便自然而然地成为大众自觉地行动纲领。其实不法商贩制假贩假只不过是制度造假的延伸;全社会的集体冷漠只不过是专制冷酷的延伸!更令人要命的是,假道德的标兵再来实施全社会的道德教育,岂不滑稽可笑?

   官员得了癌症,能强迫老百姓做化疗?

   汉代才女蔡文姬在《悲愤诗》中感叹的野蛮不幸变成了今天中华大地上残酷的现实:“出门无人声,豺狼嚎且吠!”中华大地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伦理伤痛!

当代美国社会学家莱茵霍尔德·尼布尔把社会公正看作道德的最高理想,他在《道德的人与不道德的社会》一书中指出,“人类存在千百年以来,人们至今仍未学会怎样在没有邪恶与血污的情况下共同生活。”“人类精神中存在一个悲剧:人类没有能力使自己的群体生活符合个人的理想,即爱、相互关心与公正的秩序;相反,由于人类的有限性,强力就成了社会强制过程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而强制本身就意味着不公正和不稳定。强制因素虽然有时是必要的,但又是非常危险的,因而社会面临的问题就是:一方面通过理性和道德的因素减轻强制,另一方面控制住强制的力量并使之对社会负责。其次,权力占有的不均造成不同的社会等级,反对社会不公正的冲突就会发生。这不仅是因为社会生活中的强制因素(人类理性与创新能力的有限性使这种强制因素必不可少)在建立和平的过程中导致了不公正,还因为这一强制因素同时也在社会群体中造成了不稳定的和平。这一趋势加剧了群体间的相互冲突。权力在共同体中为了和平而牺牲了公正,同时也破坏了共同体之间的和平。在人类的整个历史过程中,人们会看到权力摧毁其自身存在理由的趋势。这是因为权力达到了国家内部的统一,也创造了国家外部的防卫。这也是人类精神中存在的一个悲剧:人类没有能力使自己的群体生活符合个人的理想。作为个人,人相信他们应该爱,应该相互关心,应该彼此建立起公正的秩序;而作为他们自认为的种族的、经济的和国家的群体,他们则想尽一切办法占有所能够攫取的一切权力。由此,现实主义者“所关心的未来的社会不是一种无强制的充满和平与公正的社会,而是一种既有足够公正,又尽力用非暴力的强制来避免其共同事业陷入大灾难的社会。”

从某种意义上看来,社会公正既意味着道德,也意味着人的全面解放!这也正是马克思哲学最动人的部分。

尼布尔还说,民族的自私特性是公认的。“民族是一种肉体性的统一,与其说是由理智维系起来的,倒不如说是由势力和情绪维系起来的。”而爱国主义将个人的无私转化为民族的利己主义。他甚至说,“一个民族最重要的道德特征或许是它的虚伪” ,“个人的狂热可以在无害或动人的幻想的伪装下表现出来,当他们表现为政策时,就关闭了对人类慈悲为怀的大门。”

在莱茵霍尔德·尼布尔看来,个体的人可以成为道德的人,而群体的道德低于个体的道德。强权不能催生道德,而民族主义的呐喊更是有害于道德建设,因此,在过分强调集体大于个体的国度,道德水平低下是一种制度性设计,制度设计源于文化基因缺陷,因为文化大于政治!

要改变现状,非从文化与教育上入手不可!《国语》有言:“上医医国”,但在奴性与专制深入骨髓的国度,怎么唤醒自由意志,从而建立一个有根本道德的社会?这还真是一个世界级难题。

我们的国医在哪里呢?当统治者毫无能力思考或者根本不愿意思考这样的重大问题时,“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古圣先贤的呐喊犹在耳畔响起。

我的心在滴血!

鉴于个体与群体在道德行为上的差异,莱茵霍尔德·尼布尔认为解决社会问题和消除社会不公正的重要资源有三种:宗教信仰、人类理性和社会强制。宗教仁爱是无条件的平等之爱,即无差别地尊重一切生命的求生意志,真正实现“爱人如己”。不过,作为一种绝对的道德主义,宗教仁爱长期面对一个挑战:国家利益至上者不会主动放弃权力,因为权力是获取财富的重要基础。从历史经验和现实来看,没有权力的依托,宗教仁爱难以消除社会不公。理想状态下,求生意志和求权意志应该服从绝对意志,即,超越个人利益和群体利益的绝对的道德主义。现实状态下,求生意志、求权意志和绝对意志的相互平衡才是解决人类矛盾、冲突和杀戮的有效途径。宗教的魅力和伟大在于“谁丧失自己的生命,谁就会找回生命”, .不过,没有权力保障的宗教难以遏止权力。权力不会主动退让,为了遏止权力,必须依靠强制。服务于国家利益的爱国主义容易演变成文化专制主义和文化扩张主义,不利于人类和平。受制于权力意志的和平从来不稳定,稳定的和平依赖于文化裁军和权力平衡。战争不会带来和平,为了遏止战争,不仅需要文化反省,也需要权力平衡,方可迫使权力者主动退让。

从本质上讲,宗教是一种关于绝对的观念,宗教伦理将爱作为理想,并使其成为道德生活的规范。在宗教中充满着反省和忏悔的精神,宗教的仁爱之心是在没有权衡和比较他人与自己的利益下满足他人的需要,“爱你的邻居是无条件的”,跳出直接感官与经验世界,宗教正是通过这种绝对的方式激发出爱与仁慈,这也正是康德着重强调的“心中的道德律”。这种绝对宗教意识通过使人的生存意志和权力意志服从于绝对意志,通过把超越的价值赋予人生,使人达到更高层次的自我要求,这无疑是一种道德上的成就,是对道德生活的永恒贡献。曾几何时,中华民族也是具有高度宗教智慧并形成过实际文明的国度,比如唐宋时代,但何时我们才能唤回曾经的文明之气呢?我们何时才能将古已有之道德智慧灌注进我们的政治与教育系统呢?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孔子时代,鲁国有条法律规定,如果鲁国人在外国沦为奴隶,有人出钱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子贡有一次赎了一个在外国沦为奴隶的鲁国人,回来后拒绝了国家赔偿给他的赎金。孔子严厉批评说:“端木赐(子贡的名字),你开了一个坏的先例,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肯再替沦为奴隶的本国同胞赎身了。你收回国家抵偿你的赎金,不会损害你的行为的价值;你不拿国家抵偿的赎金,就破坏了鲁国的那条代偿赎金的好法律。”
  子贡是孔子最有钱的学生,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搞商业营运,周游列国,有机会也有经济实力赎出在外国沦为奴隶的鲁国人。他大概以为孔子会表扬他,不料孔子认为,子贡贬低并误解了自己的道德智慧。
  孔子认为,大多数人没有子贡这么巨大的财力,无法不在乎这笔赎金,因为如果白白付出这笔赎金,他自己的生活就可能受到重大影响。而如果不能取回自己代付的赎金,那么即便看到鲁国人在外国沦为奴隶,有机会救同胞出火坑,大多数人也会放弃为本国同胞赎身。
   子贡的鼠目寸光与孔子的道德智慧形成鲜明对比!庄子说“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说的正是这些孔门后学——很可能还包括与庄子几乎同时的孟子。事实上,鲁国那条代偿赎金的法律以及孔子的道德建设立意极好,它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只要有机会,就可以惠而不费地做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即便你的财力连预付赎金都做不到,也应该去设法借来赎金为同胞赎身,因为你不损失任何东西,只需要付出同情心。道德的目的并不是要任何人去做损己利人的重大牺牲,而是乐于做无损于己但却有利于人的好事。所谓“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纯属道德伪善的风幡。

道德建设应该以承认私利的合理性为起点,在个人权利得不到保障的地方就没有真正的公德!把原本平淡无奇、应该人人都能够做到的基本道德,超拔到了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所谓崇高、无私、伟大的高度,正是道德建设的敌人!既然“道德”标准如此之高,那么本来符合道德的代偿赎金后的收回赎金,现在就变成“不道德”的了。人类的历史经验表明,在政治“道德高压”下,人们唯一的选择往往是:永远只说道德的话,但永远不做道德的事!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并且心安理得。过高的“道德”不仅没有推广道德,反而扩张了不道德。推广不道德有没有好处呢?有的,但是只对那一个达到“道德世界记录”的人有利:他成了绝对的道德偶像,至高无上的圣人,但同时又是被政治利用的可悲的工具!

由此可见,子贡的“道德”行为是反道德的伪崇高。可悲的是我们今天还在拼命的树这种伪道德的高标!

中国的经济GDP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据说连许多佛教信教者都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有,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而告终。

“主敬以立其本,穷理以进其知!”(朱熹语)做人立国皆不能忘其根本!

自己的权利意味着别人的义务,别人的温暖意味着自己的热情!自我是没有边界的,关心社会才是真正的关心自己!热爱他人才是真正的自爱!人不是单纯的经济动物,今天,中华民族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似乎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文化、教育与道德自强的问题!

缺乏温情的社会就是标准的悲惨世界!

缺乏公平正义的社会就是标准的流氓社会!

缺乏救赎的社会就是标准的地狱!

                                            2011、11、8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