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子

嗜欲深者其天机浅!---庄子

 
 
 

日志

 
 

呼唤一种“神话”式教学  

2011-12-27 08:5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唤一种“神话”式教学

——文勇《存在的神话》评介

 

文勇老师撰写的《存在的神话——听文勇老师讲语文》一书,终于在今年7月经由武汉大学出版社筹划出版。这是一本让我期待已久的著作,之前就在相关的语文杂志上拜读过文勇老师的一些教学实录,受益匪浅。读完这本书的第一印象就是文老师的语文课堂是“百家讲坛”式的、关乎文化和哲学的饕餮盛宴。十三个课堂实录(阅读11篇,写作2篇),每一个标题都直指人性、文化,带有很强的哲思,诠释着语文的强大使命;每一堂课的内容充实而有力度,旨在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心智的觉醒、理性的培养、情感的熏陶、对艺术的敏感与高贵气质的涵养——这也是文老师所言的“语文的根本任务”。

教学有法,但教无定法,贵在得法。如何才叫得法呢?语文新课程标准给予了一系列指示,广大一线语文教师也作了诸多积极的尝试。“得法”得在把语文课堂所蕴含的文化、哲思、理性最大化地赋予给学生。社会需要这样的语文、教育界需要这样的语文,学生更需要这样的语文。文老师的《存在的神话》便是有效的尝试,他已将语文作为超脱世俗、逃离苦难的依托,用满腔激情、啼血呐喊向我们诠释语文的本质、语文的品质、语文的使命。

一、深入文本  含英咀华

前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教学方法一旦触及学生的情感和意志领域,触及学生的精神需要,便能发挥其高度有效的作用。”[①]文勇的教学方法即是深入文本、含英咀华。他以其研究型学者特有的灵敏与智慧对经典文本进行深入研读,充分挖掘文本中的文化因子、作者的情感因素、学生的精神诉求以及课堂的传感境界。    

不惟教参是从是文老师的特点,每篇课文,必然躬身潜读:在《促织》这篇课文的讲解中,文勇聚焦“语言”这一通常被语文教学所忽略的末项,以古汉字的结构特征为载体,着力析解文本中语言机制的隐喻性意义,揭橥整个封建专制掠夺、奴役的本质特征。这种从“汉字”出发,隐射文本内涵的文言文解读法让人耳目一新,使文言文教学过程中“语言”与“意义”获得完美结合,其富于开创的文本研究精神令人感佩;在《赤壁赋》这篇课文的讲解中,文勇并没有固囿于经典文本的时代语境,而是对其进行现代性的、哲学性的、超越性的个性阐释。在通解全文的基础上旁征博引,将苏轼超凡脱俗乐享自由的豁达与康德、谢林以及卢梭的哲学观念相比较,拓展了解读视界。通过苏轼个人生存背景的详细介绍,透射出苏轼的哲人气质,帮助学生理解文本中深刻的哲学内涵,引导学生仰瞻伟人,追求自由、潇洒的人生境界;在对《荆轲刺秦王》这篇课文的读解中,文勇不拘一格地采用发散思维法,将相关历史故事进行串联,绘声绘色地诠释出中华民族精神文化中的义、气、勇,紧紧抓住了学生的兴趣与情感,高度拓展了这篇课文的思想维度,使课堂成为精神洗礼的圣殿;在对《再别康桥》这首优美诗歌的诠释中,文勇激情澎湃,注重引导学生亲近诗歌以获得真切的审美体验,立在培养学生的诗情、诗感。在对诗歌的解读中,他引入作者的成长、情感及写作背景,加深学生对诗歌意蕴的理解,领略离别诗别样的的潇洒、轻盈与坦然。文勇将学生带回诗歌现场,主张学生主动现身去感悟诗情诗景,这种注重审美主体体验的的引导方法,获得了教与学的实效互动……这些解读,来源于文本却又高于文本,寻着文学的、诗意的、哲学的、历史的幽径漫溯开去,一路芳华。文老师所倡导的“文化语文”大概意在于此。

当多数语文教师把精力放在“如何教”的问题上的时候,文勇却痴迷于语文教学“教什么”的问题——教的是文本内涵和意蕴。孙绍振先生说:“阅读是一种专业,专业的修养不是自发的,而是要循序渐进、不畏艰难地习得的。”[②]文老师的课堂能有这样深度和高度决不是临阵磨枪一蹴而就的,它需要教师具有深厚的学养和勤勉的治学态度,方能厚积而薄发。文老师的这种研读课文、治学施教的品质,以及他对语文教学大胆探索创新的精神,正是时下语文教育所缺乏的,值得每个语文教师学习。

二、旁征博引  精思慎辨

文老师的课堂特点首先是知识量大,且具有相当的广度和深度;其次是事实材料的比例较大,与文本相关的能拓展学生思维的资源,都能“拿来”为其所用;很多时候,文老师将自己的阅读体验、思维成果直接呈现于课堂,使课堂教学得到完美提升。钱理群先生的评点说到文勇老师的课像是“学术报告”,是“语言的盛宴、感情的盛宴、思想的盛宴”,此言不虚。不论是多元解读还是一元深入,文老师都能做到思路清晰、表达明确,决不杂乱无序、旁逸斜出。学生在这种开阔而不乏深度的课堂里收获的是思维能力、审美品质、生命感悟、哲学理想和人生价值。

语文课堂教学呼吁尊重学生主体,而践行这一理念的普遍做法便是把课堂交给学生,让学生多活动、多思考、多表达,教师则淡出课堂,成为课堂的组织者和服务者。从理论上来讲,这种实践是可行的,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有多少老师能够很好地驾驭课堂,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让学生真正学有所获、学有所思、学有所成呢?课堂的虚假繁荣、文本的歪曲谬读,看似热闹实则茫然的教学局面比比皆是。

综观文老师的课堂,看起来依旧是“教师做船(传)长,学生当厅(听)长”的陈旧模式,这种课堂是不是因袭传统,有悖新课标精神呢?孙绍振先生说文勇的课“不拘一格”,他不希望把课堂完全寄托在低效甚至无效的课堂对话上,“该告知的时候他就大胆地讲”。我深以为然。文老师的课不落俗套,循循善诱,在有限的时间内将最有内涵最有营养的知识、情感、语言传授给学生,这种做法何尝不是“急学生之所急、想学生之所想”,真正把学生放在第一位?这才是语文课堂的真实状貌,才是我们需要的语文课堂。

印象颇深的是文老师所讲的《存在的神话——与中学生谈诗是什么》一课。诗是多么抽象和玄奥的概念,即使读过很多诗的学生也未必知道诗究竟是什么。文老师通过浅入深地列举各种形式的诗歌引导学生发掘诗歌的定义、特点和价值。学生对诗歌达成了由形式到内涵的深入理解以及对诗歌价值的多元感悟。这样的课堂无疑是智慧的、理性的、思辨的。他正确处理了对诗歌认知层面上的一元深入和多元对立的矛盾,使学生学会了认诗、读诗、解诗和评诗。

三、直面人性  尚德审美

语文教育带有极强的人文性质,因此,教师应充分发挥其促进人性真、善、美品质形成的功能。“语文学习过程中,培养爱国主义感情、社会主义道德品质,逐步形成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正确的价值观,提高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语文课程标准》的这一要求也给语文教学明确了崇尚道德、提高审美的目标和任务。

审美化教学在情感的陶冶、思想的提升、智力的开拓、健全人格的塑造、创造力的培养等方面发挥的效应是不可低估的。“文章不是无情物”,语文教材中的文本作为文学载体或文化载体,不仅承载着语文知识和结构,而且蕴含着丰富的思想内容、道德观念和审美情趣等。在语文教学活动中,教师要不断深化学生的道德情感、强化学生的审美感受,使学生在美的语文课堂上获得美的品质与涵养。

在文勇看来,语文是关乎人格、关乎人性、关乎信仰、关乎生命的文明符号,因而他带着对人格的追求、对人性的关怀、对生命的感召耕耘他的三尺讲台。文勇的课堂艺术就在于他的情感艺术,他通过语言用自己的感情激发学生的情感,达到心灵的交流,把真、善、美的种子播进学生的心田。试问一个无“情”的教师如何能教出有“情”的学生?在他的课堂中学生们可以感受到《春江花月夜》的孤月迥绝、人间真情,可以仰望到梁启超心系民族、改造社会的英雄背影,可以触摸到诗歌是升华心灵、走近圣哲的神话存在,可以领悟到鲁迅揭露暴行、抵制邪恶的愤然呐喊……这样的课堂是超功利、超世俗的,学生获得的是道德和审美;这样的课堂是有血有肉有情的,学生获得的是人性和灵魂。

四、呼唤一种“神话”式教学

在工具理性文化力压情感精神文化的今日社会体系中,以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提高人类生存质量为宗旨的工具理性文化得到惊人的发展。这种工具理性顺应社会语境渗透到当前的教育体系中,致使学校教育功利化、机械化、工具化,学校成了锻造社会活机器的工厂,学生学习仅是学会如何满足生存的需要而忽视了精神方面的培养和完善。尽管素质教育、审美教育的呼吁不乏其人,然而现代教育关注的仍然是培养适应物质化需要的技术化、标准化、专业化的人而不是注重人之为人的道德、人格及个性的发展,于是在现实的教学实践中,教育程式化,学生变相成为知识的容器、分数的奴隶,精神及情感上的开发受到阻滞,学生异化成可悲的单向度的人、空心人。教育的当务之急是呼吁一种人本思想,以人的全面、和谐、自由的发展为教育之本,这种人本以人为出发点的教育观念即是审美教育的根本所在。无论是席勒还是蔡元培都从美育的角度诠释过教育的意义所在,秉承前人的光辉思想纠正当前的功利化思想,将教育定位于健全人格的培养,将学会生存从技术层面升格到艺术化的高度,倘若一个民族的人都内秀外能,拥有高尚的情感懂得享受生活的乐趣,社会的和谐,民族的兴盛自然而然即会实现。

于是我们呼唤一种“神话”式教学,这里的神话可以理解为对教育知识训练层面的一种超越。美育的乌托邦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彻底扭转,将开发人的心灵、智慧的理念适当的渗透到教学中,无疑是具有现实意义的能及之事。最直接的方法是教师应摆脱个人的功利思考,教不是为了考,以美之名而教,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则是倾注情感的引导、美感的熏陶。文勇为这种神话教学作出了尝试,他的成功见证了语文教学中智育与美育完美结合的可能性。

于是我们可以说文勇是有勇气的,在现今追捧学生主体、课堂多元的语文课堂“层林尽现”的时候,他却“一枝独秀”,去功利、去浮华,以对语文的信仰和执着不断将语文课堂提纯,实现对学生心灵的净化;文勇是有骨气的,他执着地站在方寸之地耕耘自己的理想,努力超越应试教育的藩篱,他的精神是令人敬佩的,他的行动是值得肯定的。著名文艺理论家孙绍振、著名人文学者钱理群和语文特级教师程红兵等语文大家的联袂点评让我们更加确定了这是一种破土而出的前进力量,这是一种值得思考的语文教学方式。

《存在的神话》这部著作无论是对在校中学生来说还是对语文教育工作者来说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通过此书,学生可一饱文化语文经典课堂的精神大餐,学会从深处思维,从高处审美;语文教育工作者可在语文教育的茫茫沙漠中探到一片绿洲,在参考借鉴之余,不妨深省一下,在语文教育的前进道路上,以文勇为代表的这种语文教学方式对于语文教育的真正意义在哪里、最后出路又在哪里,作为语文教师能够语文教育做些什么、为广大学生做些什么。

最后我想说,虽然不能做到“人人皆文勇”,但是《存在的神话》让我们看到语文真的可以这样教!

 

 



[①]转引自陈家富:《摭谈中学语文教学激发情感八法》,《西部科教论坛》,2009年第4期。


[②]孙绍振:《读者主体和文本主体的深度同化与调节》,引自钱理群、孙绍振、王富仁著:《解读语文(序)》,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2010年4月版第11页。

                                                                                                                      -----原载《中学语文》2011,11期

( 作者:朱大伦,湖北大学文学院09级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研究生。)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